北大教授渠敬东观察当代大学教育现状

本文着眼当代大学教育现状,节选自渠敬东教授在北大第二届“大学-中学”圆桌论坛上的发言。

我在北大教书,原来也在清华教过十年书,这些年来确实有点体会,我来谈谈我的感受:

我现在觉得教育要不断地反思它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。我个人认为教育要重回学生的健康。

attachments-2019-11-xXzGcwoN5dca220434de0.jpeg

1. 教育要重回学生的健康

1.1 身体的健康

身体的健康作为第一位。我的一个本科学生,一个学期11门课,做了34篇作业,他能健康吗?要是换成我,也会得拖延症的。

在这种训练的强度下,他会有持久的对一项事业的喜爱和热爱吗?今天不同于以往,北大学生真拼,真刻苦。刷夜,一宿一宿不睡觉,年纪大的人都知道,以前欠的债现在都要还的。

我的意思是说,大学四年或七年如果完全在这样的节奏里,我们能培养出为了一项事业保持长久的兴趣,并献其终身的学生吗?大学考得好保研能保上,能证明他是未来能够坚持50、60年的人才吗?

我们的教育真的要好好想想这些事情。

刚才各位说的经验,我真不觉得是成功经验,说不定都是教训。一个孩子的持久性、忍耐力,长久保持对一件事情的热爱和忠贞,才是我们教育需要的。一句话,他需要体力,需要健康的身体。

1.2 心理的健康

关于心理的健康,我们常常忽略这个问题。其实我们的孩子今天很脆弱。

几年前,有一个清华的孩子写了作业给我看,我一边打电话一边说我真是白教你了,文章不能这样来写。那边学生说老师你别打电话了,我头晕,感觉吃不消。我就很懂事,马上把电话挂了,心理脆弱如此,确实是惹不起的。

任何真正的人才都是要敢于面对失败的,无论你今天考多高的分,如果不能面对失败,不能在失败中挺过去,就不是人才。

成就居里夫人的,不是几千次失败吗?换句话说,她能忍别人忍不了的。

人当然要聪明,但最根本的不是聪明。要忍受失败的考验,要接受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,勇于承认自己的缺欠。凭什么世界都是你的呢?你不可能以自己要求整个世界,所以心理健康尤为重要。

有一个学生去芝加哥大学念书,临走之前我跟他聊会儿天,他说老师我这些年我去看了很多次心理医生,我说你为什么看心理医生啊?他说我也没什么大毛病,就是去找心理医生聊聊天,因为我们整个学校没人跟我说话。

今天,孩子们是很孤单的,孤单疏离的人不能集聚周围人的能量,无法从别人那里获得力量,如何会成就自己呢?

1.3 精神的健康

这个精神健康不是就精神失常的病理而言的,指的是国家培养的真正人才,应该是有无我之境的,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成功,要有对那些伟大的人或事物有敬畏感,要对以往的历史和传统有敬畏感。

那些榜样,那些值得我们尊敬的人物,是引领我们自己的力量。

真正的人才,需要有大无畏精神,舍我是谁的勇气和担当。

如果我们只是在技术上讨论教育的问题,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是没有出路的。

2. 现在教育的竞争问题

我们今天的教育有很强的竞争色彩,甚至可以说是彻底竞争化了。

  • 分享于 2019-11-12 10:51
  • 阅读 ( 94 )

[版权声明] :本文系网友分享,仅以非商业性的交流和科研为目的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( friends@stuch.cn )联系!我们将协调给予处理。阅读原文(请登录)..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猜猜我是谁
XY

156
提问
268
回答
57
文章